2015年5月12日星期二

台湾是如何失去大陆的?(三)宏基和HTC兵败大陆的哀叹

台湾是如何失去大陆的?(三)宏基和HTC兵败大陆的哀叹

(2014-09-02 20:58:10)

 


 台湾是如何失去大陆的?(三)宏基和HTC兵败大陆的哀叹
 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 
 
       1991年初,我去清华大学报到时路过北京中关村电脑街,看到沿途满目的日本和美国电脑广告牌中不太突出的宏基电脑广告牌,自己内心里有着任何中国人都难以避免的那份欣慰和自豪,这毕竟是咱们中国人自己的有国际影响力的电脑品牌。而当时大陆的联想、长城等电脑在各方面和宏基相比都有明显的差距。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我这个穷亲戚内心的这份朴素自豪感,施振荣完全感觉不到而成为自作多情,并由此注定了宏基电脑失去大陆,并被联想远远抛在后面的必然命运!(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长期以来,台湾一些人抱着只做生意不谈政治,政治归政治,生意归生意,在政府层面被称之为“政经分离”。在海峡两岸的政治历史背景下,这确实是个明智的做法。但这里的政治是指意识形态范畴,而不是涉及到民族利益大是大非的统独问题。海峡两岸不论政治上分歧多大,争吵多凶,只要每个人都能从民族大义的角度去定位自我,海峡两岸的经贸和科技合作都将会顺利推进。五千年铸造的血缘和文化纽带是海峡两岸超越任何分歧的最强大公约数。(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但是,没有人从施振荣对宏基这样一个当时大中华最成功的高科技企业的愿景阐述中看到它对民族复兴的责任承担,甚至连“我们中国人”这个词也从来没人从施振荣的口里听说过。陈水扁第一次当选时,甚至传出施振荣是支持绿营的,而施振荣对此完全没有表态。很显然,施振荣的政治立场很容易解释他对“中国人”这类词的敏感,也自然导致大陆消费者对宏基的情感疏远。要纯粹论性价比和品牌买产品,宏基的优势就不突出了。(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对于大陆政府来说,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信息安全问题。包括“台独”在内的分离主义势力对整个民族的危害,实际上是超越日本军国主义和美国霸权势力的。因为“台独”人士几乎每天都在诅咒着中国崩溃,这是他们“台独”理想不灭的重要心理基础;他们随时准备配合国外敌对势力对付大陆,至于这样是否有害于民族的复兴,他们完全不在乎。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永远在我们自己内部,以我族之规模、智慧和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只要不出现内部分裂,不携洋人自重,那么,这个星球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外族可以败我中华。
       很显然,宏基电脑在大陆政府心目中的可信度,在施振荣的政治模糊中也逐渐模糊。对于大陆政府来说,建立完整信息工业体系,在宏基指望不上的情况下,只有大力培养本土电脑工业,不论它本来多么原始。(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对一般大陆消费者而言,他们不仅是个消费者,而且是有民族主义情怀的消费者。正如我本人过去这么多年来,除非某个日本产品有绝对优势性价比(比如单反相机),否则,我尽量不买日货。台独分子在割裂我的祖国,挑战自己从孩童时起就树立起来的爱国主义和民族复兴梦想,今天我岂能去支持一个同情台独的企业,去为台独提供经费?
       宏基在大陆本来拥有的无限机会逐渐丧失了。宏基管理层没有意识到,当一个企业大到一定程度,企业就不再是个纯粹的商业机构,而其社会属性将日益凸显。社会责任、政治方向、文化形象等将成为不可忽略的元素。在宏基谋求大陆市场时,还停留在纯粹做生意的定位,那你被大陆市场淘汰出局就丝毫不奇怪了。
       联想的成功,一靠自身的努力,二靠政府的支持,三靠运气;这个运气就是包括宏基在内的台湾电脑企业的政治模糊。(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另一家台湾企业HTC,在大陆的遭遇同样值得反思。HTC来新加坡时,本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虽然只用一年两个月就坏掉了,但本人从不后悔对HTC的选择,这是那个时代唯一中国人自己的智能手机品牌。
      王永庆很早就积极投资大陆,王文洋在大陆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恰恰是大陆最薄弱,最希望发展的产业,他们父子二人和大陆政府有良好的合作和信赖。没有人怀疑王家一门是坚定的爱国者。汶川地震时,王家父女的慷慨捐赠也广为人知。但王雪红和她父兄的事业区别是:HTC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企业,和面向企业客户的经营手法自然不同。尽力和消费者拉近距离是消费品工业最基本的经营手法。但是,HTC在大陆消费者心目中,从来就没有建立起像中兴、华为和联想那样的亲近感,大陆消费者在谈论国产品牌时,很多人无意中不把HTC列入其中。能怪大陆消费者吗?是HTC没有做出足够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中国(而不仅仅是台湾)第一品牌。几年前,王雪红在大陆发布新手机时,虽然强调这是咱们中国人的高品质智能手机,但HTC的经营策略却没有相应跟进而使得王雪红的宣示成了口号,比如,大陆那么多中低收入消费者,HTC却长期瞄准高端,手机价格居高不下,最终损失掉大陆的市占率和品牌认知度。在这个多数人读不准26个英文字母的市场上,很少有人知道HTC的公司中文名字,品牌战略失败。大陆拥有庞大市场和完整产业链,但研发中心和决策全在台湾完成。要知道,台湾人对大陆的认识程度远比不上他们对美国的认识深度,也比不上美国人对大陆的认识深度。这真是个无奈的怪圈。(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如果能重新来过,5年前在大陆智能手机业处于萌芽状态下,如果王雪红将HTC的营运中心放在大陆,全力经营大陆市场,后来三星是否还能横行大陆就值得怀疑了。大陆智能手机业崛起时,消费者是很捧场的,那些从不缺少热情的网友们对大陆智能手机领域的任何小的进步都会毫不犹豫地散播到每个网站,但这份热情却没被HTC所充分利用。在独派操弄下,今日在台湾的统派人士对“中国人”三个字也高度敏感,王雪红也许顾虑会受到绿营消费者的杯葛,但失去绿营几百万消费者而换取大陆几亿消费者的简单加减法并不难算。即使纯粹从企业经营角度来看,贴近最大消费市场也是基本的运营法则,这方面HTC显然是不到位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HTC担心在大陆设立研发中心会导致技术泄漏,或没有及早认识到大陆拥有不亚于台湾的一流研发人员。在大陆山寨手机借助联发科芯片颠覆功能手机市场时,在一个城市同时诞生两家进入世界前五的通讯企业华为和中兴时(全球只有深圳有这个成就,在大陆整体工业技术水平还在爬坡时,华为和中兴在最具有挑战性的通讯领域打败三星、日本富士通,挑战爱立信和思科等),已经将深圳IT产业链之完整、通讯业人才之素质昭然于世界,难道雄心勃勃的HTC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总之,台湾企业要么缺乏对大陆的情感认同,要么缺乏对大陆的深度融入而荒废大陆的优质资源,只是把大陆作为一个大市场来经营,都注定了台湾企业难敌大陆企业和外国企业的宿命。外国企业不了解大陆,但他们大胆聘用大陆员工;台湾企业以为很了解大陆,但其实并不真正了解。(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HTC是否还有机会重上世界前十大手机品牌,是否还有机会在大陆获得丰厚利润呢?消费者的心似流动的水,大陆的市场似海洋,像HTC这样有一定基础的科技企业,在大陆的机会始终会存在,就看他是否会去抓取了。仅靠产品设计试图挽回局面的想法,将注定是徒劳的;因为这不是个纯粹的技术问题,而是战略问题。如果HTC有兴趣,笔者随时准备为HTC的涅槃重生提供高素质的战略性顾问意见,而且这类战略性思考,除我之外,估计HTC很难找到更合适的军师,因为纯技术人员不懂市场营销和文化重建,市场营销者关注细节重而高瞻方向者寡。从HTC的产品和定价体系,我基本可以断定,HTC有一流的技术人才和产品设计师,但总体战略和消费品品牌兴衰规律的认识则亟待加强。(作者:旅居新加坡学者董玉振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台湾是如何失去大陆的?(一)台湾千年不遇的全民发展契机

8

阅读(3583) 评论 (8) 收藏(3) 已有5人转载 喜欢 打印
已投稿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